和一个男人在一起3年了,对方要求我离婚和老公彻底断绝关系,我交男朋友,还破坏我的事情,我又为他做过流产,要求对方负责任,对方却说坚决不离婚,对我不管不顾,我可以要求赔偿吗?

你好,建议双方协商的,协商不成可以起诉的谢谢您的回答,谢谢!谢谢谢谢解答!!耐心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非常热心,人也特别好文章标题: 和一个男人在一起3年了,对方要求我离婚和老公彻底断绝关系,我交男朋友,还破坏我的事情,我又为他做过流产,要求对方负责任,对方却说坚决不离婚,对我不管不顾,我可以要求赔偿吗?

精神病人对方十几年不管不顾,离婚对方还索要赔偿对吗,精神病人可以向对方提出遗弃补偿?

精神病人对方十几年不管不顾,离婚对方还索要赔偿对吗?精神病人可以向对方提出遗弃补偿?我国现行《刑法》第18条规定了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但在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中,关于刑法中精神病的含义、刑法单独规定间歇性精神病人刑事责任的必要性,以及无刑事责任能力或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的认定,都存在不同的认识和做法。这种现状无疑直接影响了对精神病人刑事责任的正确认定和处理,需要认真探讨和研究。   一、刑法中精神病人的含义   在司法精神医学中,精神障碍可以根据其轻重程度将其分为重性精神障碍和轻性精神障碍。一般认为,重性精神障碍包括脑器质性精神障碍和躯体疾病所致精神障碍、精神活性物质与其他物质所致精神障碍、精神分裂症、偏执性精神障碍、情感性精神障碍、心因性精神障碍以及精神发育迟滞。轻性精神障碍包括神经症、人格障碍、性功能障碍、性变态。重性精神障碍又称精神病性精神障碍,轻性精神障碍又称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据此,精神病的概念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精神病是指精神疾病或精神障碍,狭义的精神病仅指重性精神障碍。那么,刑法中的精神病应当作如何理解呢?   由于1979年《刑法》第15条第1款仅规定了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有论者据此认为应在狭义说的意义上理解刑法中的精神病人的含义。详言之,刑法中的精神病人是指精神活动异常达到一定程度的重性精神病患者、严重的智能障碍者和精神病等位状态等严重的精神障碍者,不包括神经官能症、轻度精神发育迟滞、变态人格及性心理障碍等轻度精神异常者。前种精神疾病患者的精神功能障碍会导致其辨认或控制行为的能力完全丧失,而后种属于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者,一般都不会因精神障碍而丧失辨认或控制行为的能力。因此,只有前种精神病才可能成为《刑法》第15条规定的精神病人。而主张广义说的论者认为,精神病人就是泛指以各种精神活动异常为表现特征的精神障碍者,不仅包括严重的精神障碍者,还包括轻度精神异常者。还有论者认为,对刑法中所称的精神病应作广义的理解,同时又要注意不能把法条中的精神病与精神障碍等同。不过,由于该论者认为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人一般都不会因精神障碍而丧失辨认和控制行为的能力,不属于1979年《刑法》第15条所称的精神病人,明确把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排除在精神病的范围以外,故虽然该论者主张应对“精神病”作广义的理解,但由于其所说“广义的精神病”只包括“多种多样的慢性和急性的严重精神障碍”,还强调不能把“精神病”与“精神障碍”等同,实际上是对1979年刑法中的“精神病”持狭义而非广义的理解。   应当承认,除了完全丧失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外,在实践中的确还存在一些虽未完全丧失刑事责任能力但由于患有一定程度的精神障碍疾病而导致刑事责任能力减弱的人(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人),根据刑事责任能力与刑事责任的关系,这些精神障碍人当然不应负担完全的刑事责任,因此将精神病人作广义的理解虽然具有实质的合理性,但就1979年刑法而言,并无明确的立法之根据。在司法实践中,通常是对于构成犯罪的这种限制责任能力的精神障碍人酌情予以不同程度的从宽处罚。不过,从1979年刑法的立法原意上看,似乎也应对刑法中的“精神病”作广义的理解。在1979年《刑法》第15条的起草过程中曾有过讨论,主要问题是在“精神病人”后面是否还增加“或者有其他病态的人”。多数人认为,此条文中的“精神病人”可以作广义的理解,不必再增加“其他病态”字样。后来的立法采取多数人的意见。狭义说是以1979年《刑法》第15条之规定,将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排除在该条规定的“精神病”范围之外,是依照严格的解释得出的结论。   针对1979年刑法没有规定限制(减轻)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障碍人条款,而我国司法精神病学和司法实践都承认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障碍人之存在的现象,现行《刑法》第18条第1款除了对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予以保留完善之外,还在第3款增加了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的规定,即“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是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样一来,根据现行刑法的有关规定,刑法中的精神病人应当作广义的理解,既包括精神病性精神障碍人,也包括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人。问题是,现行《刑法》第18条第1款和第3款规定的精神病人能否作同样的理解,其含义和范围是否完全一致,理论上则存在不同的认识。   有论者认为,第1款规定的精神病人是指严重的精神障碍人,不包括具有非精神病性的精神障碍人,而第3款规定的精神病人则包括精神病人和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人。即在狭义上理解第1款规定的精神病人,而在广义上理解第3款规定的精神病人。但是,精神障碍的轻重具有相对性,并且指的是一般情况,而在事实上,严重时的轻性精神障碍可能要比不严重时的重性精神障碍会给疾患者带来更为严重的影响。现代司法精神病的研究已经表明,非精神病性的精神障碍人一般是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人或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即使严重的精神障碍人,如果是出于早期(发作前趋期)或部分缓解期的,其刑事责任能力并非完全丧失,而是仍然具有一定程度或限制的刑事责任能力。因此,现行《刑法》第18条第1款和第3款规定的精神病人都应作广义上的理解,即不论是严重的精神障碍人还是非精神病性精神障碍人都属于这里规定的精神病人。将广义说同时贯彻到现行《刑法》第1代写论文款和第3款所规定的精神病人,并不会存在把具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障碍人错误地当作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人对待的问题。因为对精神病人含义和范围的理解和认定仅仅是解决了确定精神病人刑事责任能力的医学标准问题,要认定其是否属于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的人,最终还要依据心理学或者法学标准来解决。由于对精神病含义与范围的不同理解,产生了所谓的广义说与狭义说之争,并因此影响到对犯罪人刑事责任的追究。笔者认为,从立法完善的角度来看,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是在立法中直接采用“精神障碍”的概念,以“精神障碍人”来取代“精神病人”。如此,不仅可以避免刑法理论上的误解与歧义,还与精神病学或司法精神病学上的有关见解或理论相一致。   二、间歇性精神病人问题   在刑法中明文规定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是当代各国的立法通例,但在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之外又单独规定间歇性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却仅见于我国刑法。现行刑法完全吸收了1979年刑法关于间歇性精神病人的规定,即“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然而,在临床精神病学和司法精神病学对精神疾病的分类中,并没有一种以“间歇性精神病”为名的疾病。“间歇性精神病”是刑事立法根据人民群众的日常观念,而在我国多次刑法草案中以及现行刑法典中使用的一个法律术语。但是,司法实践中对被告人是否患有所谓的“间歇性精神病”,以及是否处于“精神正常”状态,又要依靠司法精神病学鉴定,而刑事立法与司法精神病学的不一致,就给司法精神病学鉴定造成了困难,因而也难免影响到刑事司法工作的准确无误。为保证立法的科学、严谨和便利司法实践,有必要对此予以修改。至于如何修改,有论者从完善的角度,针对用语的不科学性,提出将“间歇性精神病”修改为“缓解期的精神病”、“精神正常的时候”修改为“无特征性症状”,从而条文应修改为“处于缓解期的精神病人在无特征性状或者其精神病症与危害行为无必然因果联系时造成危害结果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从实际情况看,间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实施刑法所禁止的危害行为的,其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即责任能力完全具备,不符合无责任能力和限制责任能力所要求的心理学(法学)标准,因而法律要求行为人对其危害行为依法负完全的刑事责任。需要讨论的问题是,精神病人在发作之中的间歇期精神是否完全正常?   从精神病学的角度考察,包括间歇性精神病在内的精神病通常都可能存在不同的缓解期。其中精神症状完全消失、精神状态正常者,属于完全责任能力;虽然处于缓解期,但有残留症状存在或者性格改变的,精神状态不完全正常者,其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可能明显减弱,应属于限制责任能力。因此,不能认为间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病未发作时实施的任何犯罪都属于在精神正常时的犯罪,从而使其都承担完全的刑事责任。事实上,某些间歇性精神病长期发作后,在间歇期仍可能存在辨认或者控制能力明显减弱的情况,即在间歇期并非都属于“精神正常”。问题的关键在于,刑法所关注的问题是行为人在实施危害行为时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间歇性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能力之认定也不例外。至于间歇期是否“精神正常”,只要与实施危害社会的行为无关,就不存在刑法问题。这样,间歇性精神人的刑事责任完全可以适用现行《刑法》第18条第1款和第3款的规定来解决,即依照第1款规定的法定程序进行鉴定,如果间歇性精神病人被鉴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就应依据第1款的规定,不能使其承担刑事责任;被鉴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就应依据第3款的规定,对其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鉴定为具有完全的刑事责任能力,当然应负完全的刑事责任。因此,刑法中单独规定间歇性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似有蛇足之嫌,建议修改时予以删除。   针对该款进行完善的上述建议,笔者认为并不具有合理性。间歇性精神病通常是泛指那些存在间歇发作情况的精神疾病,如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郁症、癔症、癫痫等,而任何精神病都可能存在缓解期,故用缓解期的精神病替代间歇性精神病在表述上的确具会有周延性。但如前所述,处于缓解期的精神病人仍可能有残留症状存在或者性格的改变,而并非都属于“无特征性状”;而且处于缓解期的精神病人可能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也可能具有部分刑事责任能力,笼统认为“应当负刑事责任”将会重现现行立法之弊端。   三、刑法中的精神病人之认定   根据刑法理论的通说,刑法中的精神病人刑事责任能力的具体状况应同时结合医学标准和法学标准来认定。因为只有司法人员才能代表国家行使司法权,故也只有司法人员才有权决定是否追究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或者何种程度的刑事责任。从法律上说,行为人是否属于现行《刑法》第18条规定的无刑事责任责任能力或者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的最终决定权在于司法人员,即由司法人员同时结合医学标准和法学标准进行判断。但是,由于司法人员往往不具有精神医学方面的专业知识,判断行为人是否属于精神病人显然不可能,因此客观上就必须把这一工作交由司法精神病学专家来完成。在刑法理论及刑事司法实践中存在争议的问题是,司法精神病学专家在对行为人是否患有精神病进行鉴定的同时应否评定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能力?肯定说认为,如果把司法精神病学鉴定只当成医学鉴定,而把有关法律的部分留给司法人员,那么这种鉴定与临床医学中医生诊断精神病人无任何实质性的区别。这样不仅司法精神病学不仅不可能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存在,而且单纯的医学推理也不能够为司法人员依照法定的医学与法学相结合的标准认定刑事责任能力提供有足够证明力的科学证据。否定说认为,司法精神病学鉴定属于医学鉴定而非法学鉴定,法学鉴定应由法庭进行。司法精神病学鉴定人的工作只是说明行为人是否是精神病人,是否是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至于认定行为人有无刑事责任能力则是法官的事情。   笔者认为,从证据的作用看,司法精神病鉴定结论作为一种证据,只能证明存在的事实,如行为人是否患有精神病以及行为时是否处于精神障碍状态,而不能包括刑事责任能力的内容,否则就显然超出了证明事实的范围。易言之,司法精神病鉴定结论应当是认定刑事责任能力的证据,而不能是对刑事责任能力的直接认定。而且,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20条在规定鉴定程序时,具体到司法精神病鉴定时,使用了“精神病的医学鉴定”的称谓,即明确将鉴定的范围限定于“精神病”本身。如此,司法人员应在司法精神病鉴定结论的基础上,对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责任能力的具体状况进行认定,故笔者原则同意否定说的主张。但是,囿于对司法精神病学知识欠缺的现状,司法人员仅仅根据是否患有精神病的鉴定结论尚无法正确判定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能力。有鉴于此,司法人员可以要求司法精神病学鉴定人在对被鉴定人行为时的精神状态进行鉴定之外,评定被鉴定人的刑事责任能力。不过,这种对刑事责任能力的评定意见本身并不是鉴定结论的组成部分,仅供司法人员在认定行为人刑事责任能力时参考,不能作为证据直接使用。   综上,针对司法精神病学专家关于行为人是否患有精神病的鉴定结论,司法人员应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进行认真的审查判断,以确保其真实性和正确性,并在司法精神病鉴定结论的基础上,参考司法精神病学专家关于行为人刑事责任能力的评定意见,决定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能力。刑事责任能力编辑 目前我国刑事责任能力主要分为三级: (1)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2)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3)无刑事责任能力。 我国刑法又对这三级刑事责任能力规定了不同的责任承担。其中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是指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即轻度精神病人,包括那些患有轻度精神病、精神发育不全、神经官能症及病态人格的精神障碍者。我国《刑法》第18条第3款规定:“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从上述刑法规定可以看出,对限制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进行刑事处罚,既不同于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犯罪人,又不同于完全没有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 [1] 精神病人类别编辑 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 刑法 [2] 第18条第1款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定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由此可以看出:第一,精神病人应否负刑事责任,关键在于行为时是否具有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第二,行为时是否有辨认或者控制能力,既不能根据行为人的供述来确定,也不能凭办案人员的主观判断来确定,而是必须经过法定的鉴定程序予以确认;第三,对因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并不是一概放任不管,而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必要时也可以由政府强制医疗。 [3] 完全有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 刑法第18条第2款规定:“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间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具有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力,因此,应当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 [3] 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 刑法第18条第3款规定:“尚未完全丧失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是介于前两种精神病人之间的一部分精神病人。  与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精神病人相比,这种人并未完全丧失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因此,不能象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那样,完全不负刑事责任。但是这种人作为精神病人,其刑事责任能力毕竟又有所减弱,因此,我国刑法规定对这种人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3] 责任能力认定编辑 司法实践中考量精神病人犯罪的社会危害程度,不能仅局限于罪的客观方面,而应结合其犯罪的主观方面的特征,进行客观的综合性评价。仅从客观方面来看,精神病人实施的犯罪多是杀人、伤害、强奸等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而且犯罪手段残酷、造成的危害后果严重。但这种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只是表面现象,其后起支配作用的,实际是受紊乱的精神活动制约而有所缺损的意识力和意志力。这就涉及对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能力作出认定的问题。刑事责任能力是指行为人在能够正确认识和控制自己行为的基础上,对其所实施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的能力。只有对精神病人的刑事责任能力作出正确的估价和认定,才能保障刑罚的准确适用。1989年 7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联合作出的《关于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暂行规定》第19条、第21条、第22条,关于精神病司法鉴定中如何对被鉴定人刑事责任能力的认定作了如下规定:    对刑事案件被鉴定人责任能力的评定 被鉴定人实施危害行为时,经鉴定患有精神疾病,由于严重的精神活动障碍,致使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为无刑事责任能力。 被鉴定人实施危害行为时,经鉴定属于下列情况之一的,为具有责任能力: 1、具有精神疾病的既往史,但实施危害行为时并无精神异常; 2、精神疾病的间歇期,精神症状已经完全消失。 [1]    对刑事案件被鉴定人行为能力的评定 1、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在诉讼过程中,经鉴定患有精神疾病,致使不能行使诉讼权利的,为无诉讼能力。 2、控告人、检举人、证人等提供不符合事实的证言,经鉴定患有精神疾病,致使缺乏对客观事实的理解力或判断力的,为无作证能力。 3、被鉴定人是女性,经鉴定患有精神疾病,在她的性不可侵犯权遭到侵害时,对自身所受的侵害或严重后果缺乏实质理解能力的,为无自我防卫能力。 4、被鉴定人在服刑、劳动教养或者被裁决受治安处罚中,经鉴定患有精神疾病,由于严重的精神活动障碍,致使其无辨认能力或控制能力,为无服刑、受劳动教养能力或者无受处罚能力。 在当时医学不发达的时代,人们对精神病的判断往往局限于这样的观念:精神病人就是指完全丧失了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的人,否则,就不是精神病人。因此,不认为精神病人与正常人之间存在一种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然而,科学的发展使人们逐渐认识到,简单地把精神病人划分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者和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者是不科学的。 刑事责任能力和刑事诉讼行为能力是性质不同的两个概念,其功能也不相同,不应简单的以责任能力鉴定代替诉讼行为能力鉴定。刑事被告人的诉讼行为能力,是指被告人能够正确认识自己在刑事诉讼中所处的法律地位,并在意识力和意志力的支配下自觉地行使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和其他诉讼行为的能力。他主要受由感知、记忆和表述等三种具体能力所构成。受精神疾病的影响,精神病人的诉讼行为能力会不同程度的遭受损害。限制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的诉讼行为能力不影响其承担刑事责任的实体问题,而仅影响如何追究其刑事责任的程序问题。当其在诉讼阶段被判定为限制诉讼行为能力时,应视案件的具体情况而决定诉讼程序进行与否:无须凭借被告人供述,已有充分确实的证据证明案件事实的,可以继续进行诉讼;没有其他充分确实的证据,而有赖被告人供述证实案件事实的,应中止诉讼,并待条件具备时恢复诉讼。 [1] 采信司法鉴定编辑… Continue Reading 精神病人对方十几年不管不顾,离婚对方还索要赔偿对吗,精神病人可以向对方提出遗弃补偿?

你好,我老公出轨5年跟小三公开同居生活,对我不管不顾,我该怎么下手治他

非常感谢封律师!谢谢您的回答对我很有帮助谢谢您的指导,非常感谢谢律师,我会好好考谢谢您的解答,帮我解文章标题: 你好,我老公出轨5年跟小三公开同居生活,对我不管不顾,我该怎么下手治他 本文链接:http://www.cnosas.cn/40317.html

未婚先孕男方不管不顾,男方用女方的身份贷款。应那个偿还。

服务热情!业务精通!谢谢挺好的还可以电话联系您的回答很有帮助,谢谢谢律师,我会好好考文章标题: 未婚先孕男方不管不顾,男方用女方的身份贷款。应那个偿还。 本文链接:http://www.cnosas.cn/29121.html

怀孕5个月被老公家暴,用各种行为逼走孕妇对其不管不顾不进行赡养属于遗弃吗

女方可以去起诉离婚解决的。谢谢谢谢谢谢谢谢非常感谢!文章标题: 怀孕5个月被老公家暴,用各种行为逼走孕妇对其不管不顾不进行赡养属于遗弃吗 本文链接:http://www.cnosas.cn/18429.html

我是2019年3月份受得工伤,住院治疗总共100多天。前期公司还给医疗费,后面不管不顾了。在公司工作接近八年,没给缴纳社保。出事后公司也不给做工伤认定,现在已经工伤认定下来了,目前在做伤残鉴定。工伤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这种情况能不能申请劳动仲裁。

能,规定认定工伤是一年,鉴定后才知赔偿数额,能申请仲裁谢谢您的回答,谢谢!感谢您百忙之中抽时间非常感谢帮助!谢谢您的解答,帮我解感谢您百忙之中抽时间文章标题: 我是2019年3月份受得工伤,住院治疗总共100多天。前期公司还给医疗费,后面不管不顾了。在公司工作接近八年,没给缴纳社保。出事后公司也不给做工伤认定,现在已经工伤认定下来了,目前在做伤残鉴定。工伤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这种情况能不能申请劳动仲裁。

父母离婚后孩子判女方,孩子才八岁,离婚后父亲对孩子不管不顾,孩子父亲生病,孩子有义务承担医疗费吗?

小孩还小,没有能力来承担医疗费的。如果不能协商,可以起诉主张抚养费。你好 这种情形孩子是有抚养义务的你好,详述你的案件情况。谢谢,如有空,肯定您非常好谢谢谢谢您谢谢文章标题: 父母离婚后孩子判女方,孩子才八岁,离婚后父亲对孩子不管不顾,孩子父亲生病,孩子有义务承担医疗费吗?

未成年人发生关系。导致女方怀孕。男方不想要语气恶劣的让女方打了孩子。之后又怀孕。但男方用了分手来不管不顾。构成犯罪吗?

未成年发生性关系要看是多少岁你好,这个一般可以报警了,谢谢您谢谢谢谢您的回答,谢谢!已接近,谢谢律师好热心,感谢您!文章标题: 未成年人发生关系。导致女方怀孕。男方不想要语气恶劣的让女方打了孩子。之后又怀孕。但男方用了分手来不管不顾。构成犯罪吗?

二胎怀孕了,男方家不管不顾,我一直呆在娘家,现在我想打掉孩子离婚,承不承担法律责任

态度很好,很专业婚后男方父母以女方名谢谢您的回答,谢谢!您好,我已经没有假了您的回复让我心安了不文章标题: 二胎怀孕了,男方家不管不顾,我一直呆在娘家,现在我想打掉孩子离婚,承不承担法律责任 本文链接:http://www.cnosas.cn/2997.html